登录
植物学家拉琼写给2035年的信:为明天埋下一颗种子
关美璐
16年前,一位名叫钟扬的生物学家,只身一人来到青藏高原,探寻这里生物进化的轨迹,培养高端型人才。然而不久前,他因车祸离开了我们。现在,钟扬的藏族博士拉琼接过他的接力棒,成为西藏大学唯一的生物学博士生导师。今天,他要给2035年写一封信,讲述他与钟老师的动人故事。 美丽的青藏高原母亲,您好!(藏语)2035年来到了,您是否依然那样神秘、圣洁,充满了力量、更充满了希望。您孕育了无数生命,也蕴藏了无数奇迹。您一定记得,34年前,一个叫钟扬的生物学家,第一次投入您的怀抱。 为了给后人留下您丰富的“基因”宝藏,老师带着我们每年至少行走三万公里,整整16年共走了40多万公里,相当于沿着地球赤道走了10几圈。16年里,我们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四千万颗种子。 采种路上,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危险,钟老师微胖,不如我们藏族,高原反应大概有17种,每一种他都尝试过了。阿里无人区的砂石一定记得盖三床被子也无法抵御寒冷的漫漫长夜,珠穆朗玛峰的积雪中也会印着老师因为严重缺氧而越来越厚重的足迹,雅鲁藏布江的流水更不会忘记采到稀有种子时他孩子般天真快乐的笑脸。 最艰难的一次采种是在海拔6100米的珠穆朗玛峰北坡采集鼠曲雪兔子,它是世界上分布海拔最高的高等植物,我们花费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去寻找它。 钟老师常说:“一天到晚采种子,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看到它的用途。但一百年后植物如果消失灭绝,那么采集的种子就会派上大用场。” 种子在冷库里能保存100年到400年不等,就是说我们采集的植物可保持百年以上不会灭绝。我们发现香柏含有抗癌成分,把它的种子保存起来,没准哪一天它就会成为我们攻克癌症的关键一环。 钟老师坚信:一个基因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希望,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现在,我和我的学生继续完成钟老师未尽的事业。 16年间,钟扬老师为西藏大学申请到第一个生态学博士点,拿到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培养出第一位藏族植物学博士。如今,这种高端人才培养“造血”模式已遍布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他在这里播撒的知识种子会给青藏高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2035年的青藏高原母亲,您一定保留着昔日的美丽与静谧,又兼具着现代化的动人气息。藏中电力联网工程将点亮西藏的千家万户;川藏、青藏和新藏等两纵两横铁路四通八达;一带一路早已打开了南亚大通道;高原微生物种植库资源也初具规模;令青藏高原上的人们更为欣喜的是,越来越多像钟扬一样的教师走了进美丽的西藏。 我们每个人博士毕业的时候,钟扬老师都会高兴地用为我们朗诵藏族诗歌,2035年的今天,我把这首诗送给建设美丽西藏的人们。“世界上有多少玲珑的花儿,出没于雕梁画栋;唯有那孤傲的藏波罗花,在高山砾石间绽放……”愿青藏高原母亲越来越美丽、越来越昌盛!扎西德勒!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