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精测人生—白芝勇
吉祥庆
有人说:偶尔一天在野外,那是踏青;偶尔几天在野外,那是旅游;如果一年365天,有300天以上在野外,那一定是搞测量的。 工程测量在建筑行业中是个苦差事,翻山越岭,风餐露宿那是常有的事,白芝勇从事精密测量十八年以来,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云南大理大临铁路现场,距离白芝勇的家2127公里,山东德州京沪高铁测量现场,距离白芝勇的家1154公里,南京过江通道的现场,距离白芝勇的家1381公里。 白芝勇的家在宝鸡,在这里他一年只待不到一个月。他的妻子朱芙蓉说:“他平常不在家,逢年过节也不在家,都是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刚开始我也挺生气的,后来看到他每次回来又黑又瘦的,也挺累的,我想想那就算了吧,只要他身体平安健康,我就开心,高兴。” 嫁给工程郎,四季守空房。 白芝勇的爱人辞掉工作,一心在家带孩子,可是孩子都十岁了,他还从来都没有带他们母子出去旅游过。 2017年7月9日,宝兰高铁开通,白芝勇参与过测量的高铁通到了家门口,一直就想带着他们母子出去看看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白芝勇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上立了一枚五角钱的硬币,硬币平稳而不倒,他们母子都惊讶的说:“哇,太厉害了。”他对孩子说:“你不是不知道爸爸做什么工作的吗,爸爸做的精密测量工作,就是要让高铁不管多块都平平稳稳。” 大家都说白芝勇有点偏执,做什么事情都要求太高太细,但白芝勇认为:精密测量是工程施工的生命,数据准确,那就是我的生命。 中国中铁一局五公司项目副总工程师金露向大家介绍南京纬三路过江弧形隧道时说到:“南京纬三路过江弧形隧道全长4.1公里,盾构机要从预先完成好的接收井口驶出,施工要求误差只有50毫米,相当于三个指头那么宽,刀盘的面积180平方米,比两个标准羽毛球场还大。” 白芝勇也参与了南京纬三路过江弧形隧道的测量,盾构机在底下穿行了900多天,他的心也忐忑了900多天,每一座隧道的贯通都好比是一次射击比赛,18年来,在近百座隧道贯通中白芝勇一直正中靶心10环。 如果说工程像火箭发射,那么精密测量就是精确制导的雷达,在几十页的数据中,任何一个数据出了错,那就会给工程项目的顺利进展,后期的安全运行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做任何工作,学会很容易,干精真的很难,只有苦练才能熟练,只有熟练才能精准,最终才能达到让技能转化为本能。 白芝勇在参加工作18年来,穿破了70多双鞋,参与了40多条铁路,20多条公路城市轨道的修建,累计复测,精测高铁2300多公里,占了高铁全国运营里程近十分之一。用双眼,双脚,见证了中国速度,中国制造。 白芝勇常说:“他已将精测融入我的生命,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用点与线编织我的测量梦,共圆中国梦。”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