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陈添明:把“长沙造”工程机械托举到世界高度
刘典
长沙是中国乃至世界知名的工程机械制造之都,把“长沙造”工程机械托举到世界高度的关键力量,是一群科研湘军。陈添明就是这样一位闯进创新高地的勇士。他带领团队,研发出一项项领先世界的泵车和消防车设备。今天,他们最新研制的“消防神器”——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将在出厂交付前接受最后一道安全考验。 通过远程遥控,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可以跨越围墙、树、高楼等各种障碍物,实现“指哪打哪”、“精准喷射”的消防扑救任务,是一款世界首创的“消防神器”。 三条强劲的水柱,像苏醒的巨龙,从臂架管道内喷涌而出,每台车每秒喷水量达到100升,每分钟6吨,而随之喷射的泡沫,更是成为液体火灾的“扑救克星”,三台车一分钟喷射的泡沫量,可以有效抑制住足球场大小的过火面积,六月天,试验场里“漫天飞雪”。 三一重工泵送研究院消防装备研究所所长 陈添明:每一台举高喷射消防车测试成功,意味着我们离品质改变世界、品质改变中国又更近了一步。于我个人来说,就像我的一个新生婴儿,它又呱呱坠地了。 2002年,从安徽工业大学毕业的陈添明,成为三一重工一名重机零部件设计师。“只有扎扎实实做事,才能做出一点名堂来”,这是父母从小在儿子耳边的唠叨。 母亲 王乐洋:那时候都是独生子女,比如班级搞卫生,很多家长去帮忙的,我们在家里就教育他,我们不会给你去帮忙,最脏最累的活就是擦玻璃,我跟他讲,你就要冲在前面。 一勤天下无难事。2006年,陈添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2008年成为50米臂架泵车研发项目经理。然而,第一次带队研发,陈添明就栽了个不小的跟头。 陈添明:当时我们耗时一年半时间,研发了22台泵车,全部交付到客户手中,但他们使用的一些场景,我们试验当中没有涉及到,结果他们使用时,都出现了故障,公司全部召回整改,这一次研发给公司造成了至少2200万的损失。那时我内心非常惭愧。 让陈添明感动的是,公司并没有因为一次失败而剥夺他下一次成功的机会。这个用2200万元代价买回的教训,成为陈添明科研路上的一笔宝贵财富。专注细节、追求完美的信条,从此就像血和肉一样,长在他的身体里。 2011年3月,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与泄露事故,日本在全球征集长臂架泵车,准备用混凝土将核电站封死。时任三一重工泵车所所长的陈添明临危受命,准备驰援福岛。后来,日本的救援方案发生改变,需要一台可跨障碍的长臂消防车,向被融塌的核电台塔顶打水,而日本的消防车都不能直臂弯曲。陈添明决定,将原本注射混凝土的62米泵车,改造成注水的消防车。 2011年3月31号到5月31号,这台改造而成的中国消防车,持续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注水,在救援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陈添明:日本没有的东西,我们能够造出来!我们也有技术,有人才。所以我当时一直坚定着一个信念,我要造出影响世界的产品,让中国制造在世界舞台上,更有话语权。 此后,陈添明决定专攻消防设备。2017年6月30号,陈添明与三一军工部门联合研发的特种消防装备——“烈火金刚”下线,集防火、防爆、防毒、防砸于一身。 早八点到晚十点,每天工作12到14个小时,这是陈添明的常态。下班后,陈添明驱车半小时,回到了位于长沙市区的家。 晚上11点,十岁的儿子亮亮早已进入了梦乡,陈添明只能透过房门,看看儿子熟睡的模样。 陈添明依然记得,在亮亮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一次调皮,陈添明不忍心打了孩子,可亮亮随即说出的六个字,深深刺痛了陈添明的心。 陈添明:你凭什么管我! 记者:亮亮说的? 陈添明:对,这可能是一句无心的话,但其实,他的意思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管他,但我没有资格来管他,其实来说,你管我少了,你凭什么管我…… 那时,陈添明才深刻感受到自己的“角色缺位”,也许自己是一名优秀的科研人员,但绝非是一名合格的爸爸,第二天,他把对儿子的愧疚与寄望都写进了信里,这封信他藏了一年却没机会向儿子念度,而今天他想向儿子倾诉。 爸爸很惭愧,在你生命中重要时刻,没有陪伴在你的身边。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没有亲眼看过你站在领奖台,但请相信,我很想成为你希望中的爸爸,无论你的理想有多远,我都要想法设法支持你到目的地,这个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 作为父亲,陈添明无法回答许多陪伴儿子的话题,但作为一名投身中国制造的科研人员,陈添明知道,那些来自祖国和人民需求的问题,他都必须努力作出回答。自从十八世纪中叶开启工业文明以来,历史一再证明,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强盛。今天,中国制造在很多领域都攻入“无人区”,这意味着无人跟随,也无人领航,要靠自己勇敢去闯。这是陈添明这代制造者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使命。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