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范景莲:把笑话变成梦想 把梦想变成道路 走在世界前端
朱頔
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怎么来?唯有自己干出来。中南大学粉末冶金研究院难熔所所长、我国难熔金属学术带头人范景莲博士,就是这样一位把关键核心技术抓在手上的科研女将。她研发的“轻质难熔金属基复合材料”,可经受3000度以上高温,广泛应用于我国载人飞船、高超音速飞行器、导弹等尖端领域。范景莲说,成功,就是坚持想别人不敢想的,坚持做别人不愿做的,在原本没有路的地方闯出一条路来。 我国某型高超音速飞行器要求能在大气层内以5到20倍音速飞行数小时,高超音速下,前缘部件与空气剧烈摩擦会产生两三千度的高温。 普通金属材料如钢铁在1500度时就会熔化,而范景莲教授研制的“轻质难熔金属基复合材料”,可经受3000度以上高温并长时间保持强度。这种名字念起来拗口的特殊材料,貌不惊人,却是目前世界上最抗烧蚀的材料。 强悍的宇宙最强的抗烧蚀材料是怎么炼成的?奥秘在于,范景莲用她独创的微纳复合技术,“杂交”了高温陶瓷和难熔金属。 “杂交”陶瓷和难熔金属,使材料既有超高温陶瓷的高熔点、低密度特性,又像金属一样可以延展。2006年上半年,范景莲带着这个来自水泥路面的美妙设想到北京汇报,却被专家当作笑话。 想别人没想过的,做别人没做过的,创新在一开始时往往就是一个笑话。但,只有认真的人才敢于把笑话变成梦想,把梦想变成道路。回到长沙,范景莲一头扎进实验室,逐个筛选几十种不同成分的工艺方案。没有超高温烧结炉,她自掏腰包向工厂租借,但一次次的实验结果,却似乎在验证着别人口中的“笑话”。 科研不相信眼泪,那就擦干眼泪继续前进。范景莲曾经被人称为“风一样的女子”,在那段日子里,却成了别人眼中“疯一样的女子”。可接二连三的失败,连她的博士生也坐不住了。 跌倒一百次,也要一百零一次地站起来。范景莲决心打一场持久战,她退掉原本向工厂短期租借的高温烧结炉,自己出资重新购买了一台,不分昼夜地试验,终于在一年后烧出了满意的材料样件。 然而,科研路上,一山放过一山拦。 范景莲召集实验室骨干成员“众筹”了100万元,租借一处民房,自己动手搞加工,一心要把材料产业化。宁乡高新区伸出援手,为范景莲代建厂房,还给予1000万元产业引导基金和政府贷款,长沙微纳坤宸新材料有限公司顺利投产。科学家范景莲的肩上多了一个“董事长”的名衔。 2017年,范景莲的公司已已完成3大类产品的军工鉴定与定型,成为国家航空航天、国防军工以及兵器船舶等领域多个型号产品的唯一供应商。边科研边创业,办公室里的一床被子陪伴了范景莲一个个奋斗的夜晚。 每当深夜加班的时候,范景莲总会想起自己的父亲。范景莲出生在常德澧县,父亲是一名新中国成立不久就入党的老党员。为了让女儿安心做科研,1999年,76岁的父亲离开老家来到长沙,十年如一日的帮着女儿洗衣做饭、带孩子。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不要管我身体好不好,你把事做好,我就高兴”。2009年,父亲因病去世。6月17日,父亲节这天,范景莲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写道:“父亲虽已远去九年,朴素、平凡而在心中很伟大的父亲,其往事形象历历在目”。 在父亲眼中,有功于国家,才是一个人活着的最大价值。多年来,范景莲从事的研究大多关系国防和国家重大专项,很多成果不能公开发表论文,这意味着她只能选择默默无闻。范景莲相信,父亲会支持女儿的选择。 忙于科研,范景莲已经很久没回过故乡了。在她的家乡澧县,眼下一片片荷塘里,早已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莲一身都是宝,莲花开时,总把清香许人间。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