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龚昌德:引入SCI 推中国科研走向世界
吴文博
三十二年过去了,回首在南京大学物理系率先鼓励教师在SCI上发表科学论文的决定,龚昌德教授依然底气十足,仿佛他当时就已经预见,这个决定必然会推动中国科学研究的大进步。事实的确如此。 1986年,龚昌德作为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兼职称评审组组长,那时教师汇报工作、申请职称,常常有人说自己的工作是“全国领先”“世界先进”,拿出国家重大科技奖项和发表在国内一流学术刊物上的文章来做砝码。 但龚昌德认为,许多奖项的真实含金量只有七成,剩下的部分是“做工作”做出来的,不够客观,而国内一流学术刊物尚不能代表世界水平。 当时,距离1978年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不到十年时间,中国在生物工程、航空航天等方面有了重大突破,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技术科学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这些成果能否称得上是“世界先进”却难以考量。缺少国际科学前沿的信息、没有国际同行的评价,“世界先进”从何说起?以此作为职称申请的依据,难以让人信服。 那么有没有一个既客观公正,又可以用来衡量学术成果先进与否的量化工具呢? 想要测验“世界先进”的成果,就要到世界科学舞台而不是在国内科技界去寻找工具!龚昌德想到当时尚未在国内普及的SCI,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编辑出版的引文索引,它收录的论文一般是同行引用较多的论文;当时有人订阅SCI收录的国际一流学术期刊,但努力给SCI收录的刊物投稿,主动接受国际同行的评议还远没有成为惯例,有人甚至连SCI都没听说过。龚昌德决定,南京大学物理系教师,想要晋升为教授,必须要在SCI上发表论文,再以论文被引用的次数来评价科研工作,以此作为职称评审的主要指标。 即便同事有所顾虑,也没有得到学校的批准,龚昌德大胆地在南大物理系试行。 这样一来,晋升职称难度增加,龚昌德的试行招来了不少人的不满。其中有人将意见书递到了校长办公室,称他对知识分子“管、卡、压”。1986年,曲钦岳任南京大学校长,得知此事,就找龚昌德了解情况。龚昌德回忆说:“我做这个事情,又不是为了自己。”谈话过后,曲钦岳等校领导班子同意龚昌德在物理系继续这一做法,不过有一个要求,要求他在同事提意见的时候,不要拍桌子。 效果呈现得比想象的要快,不到一年时间,南京大学物理系排名位列全国高校第一。曲钦岳校长决定,将物理系以在SCI上发表论文作为职称评定的做法向全校推广。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重大的科研项目如“863计划”、“火炬计划”准备实施,但给这些斥资上千万的项目找到有实力的研究单位却是一个难题。时任国家科委主任宋健要求北京计量科学院做一个简单明了的评价系统,直接反映各单位的科研实力排名。当时南京大学的改革如火如荼,成果显著,北京计量科学院借鉴了南京大学的做法,把在SCI上发表论文的数目和论文被引用的次数作为一项重要指标纳入评价系统中。 随后,全国很多高校、研究所也仿效这一做法。到国际一流学术刊物上去竞争,和国际一流的科学工作者同台竞技,在这样的切磋学习中,在庞大的科学引文数据库中,在全面的科研信息的浸润补给中,国内的科学工作不断向国际一流水准靠拢,甚至在一些领域实现了真正的可衡量的“世界先进”。 回首三十多年前开始的改革,虽然有人说“万事开头难”、“枪打出头鸟”,但创新、引领、冒险开辟新的道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龚昌德教授至今依然底气十足:“如果中国一直不搞SCI,现在想要成为科技强国,那是不可能的。”
提示